Wednesday, April 16, 2008

陳太食譜:又兩餐

  天天在倒數男人回來。心想如果沒了互聯網及漫遊電話服務,日子還真難熬啊!由於時差5個小時,所以近來晚上會比較遲睡,等男人下班回酒店。反正早上遲醒,然後還有午睡叻,夜晚睡眠不足可補回。

  老媽跟家婆擔心俺,常叩來問ok嗎?老人家擔心俺一人在家會被捉掉,放心,一切ok的,俺已鎖緊門,任誰按門鈴都不開門(所以你們別來找俺)!出門會小心望四周是否有可疑人物,這麼多天唯有昨上午才踏出門而已,相信接下來的日子又會足不出戶,直到男人回來。

  友人在線上一樣關心,謝了,俺沒事,能吃能睡,只是有些小寂寞而已,還有沒什麼機會開口說話,平時男人在家時,起碼可以長氣碎碎念。很快很快男人就會回來的,一直醬告訴自己。^_^
這是昨晚的晚餐,秋葵炒蛋+蒸魚。

  其實在古田話,俺不知道秋葵豆是怎麼叫的,只知道從小到大都叫它為"黏黏豆"。小時候家環境不好,很少上菜市買菜,老媽在後院(老家)種了許多果蔬,飼養了很多家禽,十分懷念那段隨手可摘的果蔬、隨手可拾的雞/鴨蛋的日子。

  這"黏黏豆"在後院可摘得到,老媽常拿"黏黏豆"來炒蛋,再不然就清炒,加熱油鍋翻炒加些鹽再加蛋炒就已經很香噴噴了,小時候的慾望很簡單,但求每餐有碟菜有碗飯可填飽肚子就已經很滿足很幸福了。

  從小到大,老媽跟外婆教會俺有關很多烹飪常識,像這"黏黏豆"切時不要碰到水,然後要斜斜切片,下油鍋炒時油可放多一些,千萬別加水,因"黏黏豆"碰到水份會更黏稠。

  再來看那蒸魚,想起以前笨笨的俺,沒記錯的話那時女人才11歲,老媽早前買回來的柑榜魚是沒宰殺好的,怎麼辦,沒人教俺要如何處理魚的內臟叻,一隻隻的魚眼睛好像在瞪俺,俺好怕叻!看時間,老媽及哥哥們快要從膠芭回來吃午飯,俺還沒煎好魚叻!心急如焚!

  最後在沒辦法之下,俺唯有把每隻魚切成半,把上半部的留起給老媽處理,只負責煎下半部就行!結果午餐時,是三哥先問:"為何今天的魚都是下半部的啊?"結果的結果,俺當然被老媽罵啦!呵呵,愚人沒藥醫這句話原來在那時候已顯靈了!:)

  雖說從小學3、4年級就開始學會烹飪,不過對大件東西像魚啊、蝦啊、雞啊、鴨啊還是不懂處理!包括現在都是買已宰殺好的。放心,昨晚剩的上半部魚是已處理好的,俺不會叫男人幫忙的,因他比俺更不會啊!^_^ 

  星期三的下午,還是懶洋洋,餓著肚子去炒米粉,在匆促情況趕出的"作品"還真的有些難吃,忘記加紅蘿蔔、蔥、麻油、辣椒,要命的是竟然失手倒太多水!>_<"
  
炒米粉的材料:米粉、青菜、雞柳、豆干、雞蛋

今天的午餐。難吃也得吃。

6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女人,不说你不知,我是近这几个月才学会炒米粉。超笨说,现在呢...蛮自戀说,较喜欢自己炒多与外面的经济米粉了。所以说环境能改变一切。ChLoE's MuM留

JO said...

有句話說:小別勝新婚,所以相信等男人回來後,你們又甜蜜得羨慕死人啦!耐心等待是值得的,加油!加油!
我媽叫秋葵為「角豆」(用福州發音),不過我不知道這是「明倉」還是古田發音,因為我家鄉的福州人都這麼叫......

天使熊猫 said...

ChLoE's MuM,
讚同,環境能改變一切,就好像從前不會的,現在慢慢學會了!當然囉,自己炒的食材豐富嘛,相信你炒的都是辣辣的吧?

天使熊猫 said...

Jo,
擔心引人妒嫉:)

有時會我會誤錯意"角豆"是另一種,呵呵,安全起見我還是叫回"黏黏豆",我這個叫做誤人子弟,大家別學我:)

粉紅夫人 said...

“nian nian 豆”叫秋葵哦﹖
我們廣東人叫“羊角豆”
從小就不吃這蔬菜﹐可能是嫌它粘粘的﹐味道也不好吃。
是近兩年才開始發掘它的美味。

女人真的很[儉家]﹐時常都是足不出門﹐自己煮來吃。
本夫人可沒這耐性。

啊﹐炒米粉要放水的咩﹖
干炒米粉比較香哦!

真羨慕女人﹐你永遠是大人們心中的[小公主]
所以都怕你會被[金魚佬]拐了。

天使熊猫 said...

阿粉,
儉家是一種美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