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pril 28, 2009

等待熟

  即將入伙的新屋庭園有棵蘋果芒,家婆說這麼多年從來沒吃過,就算芒果樹結果了,因沒人住關係,通通都被人偷採完了。今次芒果季節,碰巧新屋大裝修,家翁常到那裡親力親為,所以才有機會採很多芒果回來。

  不管大小粒、有熟沒熟的,家翁一見就採下來,有的真的還很小粒叻,要等它熟真的很難叻~~~

  帶了一些出來吉隆坡,快半個月了,還是一樣青青的硬硬的@_@",洋爸爸建議不如拿來醃囉,這可是他的最愛耶~~

  洋媽媽則不怎同意叻,洋爸爸回家時還吃不夠hor,家婆醃了一大罐蘋果芒,洋媽媽光看,牙已軟掉了~~~這幾粒很想拿來做酵素叻,在想,要不要拿來刨成絲會不會比較好叻?

  等啊等的~~芒果啊芒果,你們乖一點啦,再熟一些啦,不然沒汁很難做酵素叻~~

22 comments:

heimama said...

埋在米缸里看看~~

Calven said...

赞同楼上的黑妈妈,放在米缸里面,很快就会熟了!哈哈,不然你要等到何年何月呢?

隐形的猫 said...

在网上看到的,除了黑妈妈说的米缸,还可以把芒果和熟的香蕉或苹果放入纸袋,"第二天"(我对此有保留)会熟。。呵呵,你两种方法都试,再告诉我们哪一种较快。然后,你可以拿来做芒果冰沙或蛋糕或芒果乳酪蛋糕,哈哈哈哈哈

Vincent Cho said...

比较像青苹果哟~

阿思 said...

如果芒果还没有“ba gui"(潮州话直接翻译成华语是满水)就摘下来真么等也是熟不到那里去的。 即使熟了, 也不会很甜。 所以, 照男人说的, 那些青青的, 小粒的, 拿来腌是最好的了。 哇, 我的口水也直流。。。。

~小女人~ said...

哇,我的吃法是,不要熟,用来沾自制的belacan黑酱油,一流一流,还要放小辣椒的。。。流口水了也!

little prince's mummy said...

Yummy!

567 said...

滴滴声。。。。口水直流不停。。。

采用老人家的方法,那就是跟heimama和Calven讲那样,把它给埋起来!^-^

小小女人~ said...

很像青苹果叻~~~

李逸迷 said...

可以拿来做(卡拉布)。。。

ah pin said...

拿来腌,好吃也!甜中带点酸,啊,kelenjar berfungsi liao,口水流~~~~~

桃花园主;亲亲我的宝贝 said...

一想到腌芒果,我也牙软口水流了...
很少男人喜欢腌制品的,洋爸爸挺另类的哟 :D

vivian said...

我看到苹果芒,我就最受不了的,好吃极了。
拿去腌,也是好好吃。流口水了啦!!

*小霜 said...

苹果芒我喜欢不熟的耶!!。。赞!

凯丽。angie said...

peng kue suai...我也喜欢。。。拿来掩酸辣。。。。好吃!!

对, 像他们说的收进米桶里。。。教快熟。

想请教一下,那天弄了3瓶小瓶的酵素, 其中一瓶有些灰灰色的霉在里头。。。就只有一瓶有, 是失败了吗?? 1个星期多了,还能收吗?

Kate said...

不够结实的芒果采下不只很难熟而且一定很酸,我也好怕带酸的水果。

dolphine said...

听说放米缸,会很快就熟。

可以做那泰式的芒果丝。很开胃的appetizer。包洋爸胃口大开。

天使熊猫 said...

heimama,Calven,
問題hor,這裡住處沒米缸,平時買的都是1kg包裝的米,然後放冰箱...

隱形的貓,
我舅媽曾教我把未熟水果放包裝袋(那些像裝牛奶粉咖啡粉的包裝袋,內面是銀色錫紙)然後放冰箱就可熟了,我沒試過叻~~呵呵,昨晚心急,已把它拿去做酵素了~~

Vincent,小小女人
太綠青了,很酸啊~~~

阿思,
是囉,我等了醬久,有的才熟那麼一點點的~沒kok,我拿去做酵素了,因為hor,遲些回家,家還有一大罐醃芒~~我不吃的~沒吃時牙已軟,吃了更...

小女人,
哦,自製醬?還有小辣椒,辣到飛起~~其實你這樣的吃法,在北馬是有賣的,串串水果沾belacan醬吃~~像平時吃錄錄~~

little prince's mummy,
不不不,太太太酸了~~

567,
家沒米缸,1kg米也要吃很久~~

李逸迷,
準備kelabu的材料我不會耶~~

ah pin,
呵呵,你快打電話回去問家人是否有新鮮芒果,現在醃的話,等你回去時就可開封吃了~~流口水~~

桃花園主,
洋爸爸吃酸第一名~我懷孕時,家婆買給我的酸梅,都被他吃完~~呵呵

Vivian,
我比較喜歡吃熟的~~沒醃,拿去做酵素了~~

小霜,
呵呵,現在你更加喜歡吃了~~

angie,
家沒米桶叻~~拿去做酵素了~~我現在做的這罐也有灰灰色的霉叻,如沒變黑是正常的,今週末可開封了,緊張ing~~

Kate,
是囉,昨晚我一邊刨絲一邊切,可嗅到超酸的味道~~~

dolphine,
家的米是放冰箱~~呵呵,我拿去酵素,遲些成功的話,給他喝一樣胃口大開~~

Calven said...

哈哈,那么就比较“多吊代志”了。其实需要的材料是米,还有瓦器的物品。没有米缸,有没有类似米缸的瓦器物品呢?

要不然搅芒果汁算了吧!嘻嘻,酸死你和男人!

凯丽。angie said...

灰灰色的霉。。没关系。。。谢谢。。。那我继续咯。。。

芒果酵素。。。好特别!!什么疗效?

天使熊猫 said...

Calven,
男人很能吃酸的,這樣的酸對他而言,一點都不酸~~

angie,
呵呵,我不知芒果酵素有什麼療效叻,純粹想要喝有芒果味而已~~

sock peng said...

流口水了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