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ne 27, 2012

沙河粉


那些年在吉隆坡,剛與洋晴爸拍拖,洋晴爸帶洋晴媽去吃沙河粉,光聽名字,很像很特別,洋晴爸口水猛吞說是檳城美食,當食物端上桌,洋晴媽即刻問:"啊,那不就是滑蛋河嗎?"

原來不是kok,其分別是沙河粉內有米粉和粿條(比較大片),炒得比較焦香味,淋上勾芡醬汁(佐料與滑蛋河的差不多一樣)。

當時吃著吉隆坡的沙河粉,洋晴爸說要帶洋晴媽去北海才能園吃最好吃的沙河粉!之後終於嘗試到真宗的沙河粉,果然沒介紹錯喔,吃了好幾回,都不錯吃!

算算下對上次最後一次吃沙河粉是兩年前從歐洲旅行回來那晚,一家三口加還在肚裡的小酷妞,肚子超餓的說,二話不多說,就到家附近才能園吃沙河粉,哦耶,那時啊,沙河粉好吃到半死,可能是離鄉大半個月,超想念這裡道地美食。


這攤沙河粉就在才能園新開的"好煮意"旁邊那間角頭間咖啡室,如不是老食客介紹,很少人會知道這裡有炒沙河粉。隔別兩年之後,咱再來到這裡用餐,兩碟沙河粉加阿洋吃的福建炒,總共RM10.50。

賣相很不錯hor?可是老闆娘啊,這碟醬汁會不會裝得太滿?都溢了出來,還有啊,當你端上桌時,雙手都沾濕醬汁,看了很不衛生啊!更在你轉身之後,看著你猛在抽煙。。。碟破裂,感覺更加不衛生。。。

邊拍照邊碎碎念,洋晴爸邊吃邊勸說,啊呀,沒事的,大菌吃小菌!阿洋那碟福建炒可說是超難吃,看表情就知道,只吃一半,剩下的咱吃完,不可以浪費食物。

好吧,吃啦吃啦,其實味道不錯吃,可惜沒洋晴媽最愛的內臟,只有普通的魚丸片,豬肉等,以前去吃時,最期待洋晴爸把碟中內臟夾給老婆吃,呵呵,因為洋晴爸最怕吃內臟^^

阿洋肚子太餓了,大口大口吃著福建炒,雖然不太好吃,只吃半碗,不過算很不錯了,可以自己乖乖吃。

小酷妞呢,給些Honey Star,小手握住小星星,把玩一下子,讓爸爸媽媽大口大口吃晚餐。

吃完之後,想拍老闆娘桌上的那幾托雞蛋,因為吃到快完時,不小心瞄到那些雞蛋好多都破裂和破殼,突然想反胃,可是洋晴爸卻說沒事的啦,蛋煮熟了,什麼細菌都殺光光啦!

看,咱家的洋晴爸,多易滿足,是洋晴媽自己處女座心態在作怪,天靈靈,地靈靈,幸好回來之後那兩天大家肚子沒事!沒olidu!

6 comments:

CH@@NG said...

啊!是那個差不多一個位3塊錢的檔子,
很早很早就收檔,
要早早去的那間,對嗎?
哇!我告訴你,
我超喜歡吃,
每次打包,如果算3塊一包的話,
我得打上10 包,
因爲,我可以至少三包,老公,要不就2 包,要不3 包,
還有老人家叻!

啊!不過,通常都不能這麼早去,
所以,解饞叻,
我們也是去才能園的那間,不記得店名,就那間什麼黃金沙煲的隔壁,
也是很好吃叻。

winnie@ah咪 said...

哈哈~看到楼上的留言说可以吃三包???我看起来这一碟可不小涅~不过便宜咯·
感觉北海吃东西便宜+好吃~幸福呀~

我在双溪大年吃滑蛋河,他们叫大板?哈哈~

~珊姑娘~ said...

是炒河粉吧。

那个我来了巴生才懂滑蛋河,sp的炒河粉叫炒大板。

esther said...

芙蓉都叫鸳鸯

Vincent Cho said...

没事的,放心好了咯~

§kinny älien said...

福建话有句话说:lasam jiak, lasam dua~ 就是"肮脏地吃,肮脏地长大"的意思,呵呵~ 每次我吃到那些很好吃不过小贩好像有点不太卫生的小食,都是会这样自我安慰的。^^

我小时候,沙河粉都叫做“炒大板”,但现在很少听人这么叫了,多数人是叫沙河粉。不过沙河粉不放内脏不好吃啦!洋晴爸要学会欣赏内脏才对~~: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