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une 12, 2006

滿滿的忙與盲

  最近的日子過得很匆忙,每天的"行程"滿滿的擠在胖胖女人生活裡,日復一日,時間很快就溜走了,當靜下心看看日曆,哦,快要來到六月中了!

  忙碌的女人究竟在忙什麼呢?好多東西要忙!白天上班、出席各大小產品發佈會、晚上下班則回家當"水水"家庭主婦(男人昏倒ed)、夜晚改稿件...幾乎每天在廚房及改稿的時間多過於對男人;因為女人忙,所以男人每晚對電腦的時間多過於對女人..

  呵呵,男人與女人偶爾很""Bluetooth),大家同在一個地方,一個坐在飯桌,另一個坐在電腦桌,竟然以MSN問候叻!無聊吧?!
  
  
連在週末的節目也安排得"滿滿"了,上星期陪姑姑(男人的姐姐)去買結婚注冊的衣服,今星期則去選手錶送給姑姑及姑丈,而下星期就要回檳城,Opps,不是,是北海才對(始終讓女人搞不清楚:為何檳城與北海之間的恩怨醬深!)

  而接下來的週末又開始忙截稿囉!

4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没有恩怨,槟城就是槟城。或者女人不懂男孩与男人的hometown,女人要块块学习哦~。如果女人指的是那个小岛,我们俗称它槟岛,其余的“槟城”都的在大马半岛里,如北海,大山脚啊...。
不过,以前槟城只是限于槟岛而已,没有北海,大山脚那些其余的“槟城”,因为那些地都属于吉打州的...


男孩字。

男人 said...

男孩此言差矣!

槟城州内的恩恩怨怨是我们这一代难以理解的。槟岛和大陆的恩恩怨怨已经深根地固,是很难解的开的。尤其出了槟州,岛民于大陆居民之间的矛盾还是很深。曾经男人在首都被槟岛人侮辱过……

无论如何,对外,男人还会称我是槟州人。过海,就是过槟城。这种称呼,盈盈也是如此。相信大多的槟城人都是如此,这包括槟岛人在内。

女人 said...

昏倒ed~~
亂亂亂~~
是社會的錯嗎?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
下回女人還是說:回男人的家鄉就是了!

盈盈 said...

诶,男人,怎么说着说着又出现我的名字啊?

不对啦,那不是几代人的恩恩怨怨,那是几代槟岛人的优越感。以前,槟岛是自由港,又是negeri selat;而“过港”就是海的另一边,那是落后的代名词。现在虽然不一样了,但几代以来累计下来的观念还是难以纠正。我觉得我有权这么说,因为我在槟岛出世,住了六年,现在又在大山脚住了十六年,这“两岸”关系我可清楚了。;p